文章查看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香港黑庄内幕 >
拍卖“做局” 当心黑庄(组图)
* 来源 :http://www.temabing.com * 发表时间 : 2019-03-12 10:41 * 浏览 :

  苏轼《功甫帖》真伪之争依然闹得沸沸扬扬,有少业内人士因此生出拍卖做局的疑问。前段时间曾梵志作品创出天价,更被看做是庄家拉高行情借机出货的信号,那么收藏“大鳄”们在拍卖场上一掷千金,又有多少是真成交呢?拍出天价的作品又被拿去作何用了?记者调查发现,有不少人希望通过拍卖等运作手段创出虚拟的价格标杆,再以作品为抵押物,通过贷款、基金、信托等方式融资获利。

  “这几天你先准备好东西,周末我约了更重要的人来,你安排好时间。”一个冬日的上午,在前往广东S市的车上,艺术品买手老罗(化名)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。他最近看上的某一品类藏品至今未被爆炒,但同类型的资源型藏品价格早就被抬成天价,精品每克比黄金还贵十倍以上,而囤积了相当多资源的G老板算是他的合作伙伴,急欲借助市场运作使自己手里的货迅速升值。“前几天XX集团的X总等大老板也来看过了,想投几个亿进来玩玩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完全掌握住原石。”下车后,老罗带记者去G老板的艺术馆里转了一圈,馆内至少有几百件各式各样、大小不一的雕件,其中不乏精品。“家乡那边的人太老实,不懂得包装,编书也编不好,导致行情远低于其他地方的出品。其实这个品类的顶级货已经很少见了,如果能上拍猛推一把,说不定就火了。”闲聊间,G老板无意中透露,他的朋友已与北方一家大型拍卖行的掌门人搭上了关系,准备挑几件东西送过去,争取在今年春拍上大作一番文章。而老罗则“热心”地为他提供了B计划:“周末我约了南方某拍卖行的老总,他会坐飞机过来看看,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谈谈。这样两手准备,北方不亮南方亮嘛。”

  像老罗这样的“推手”,在业内还有很多。他们认为一个品类要做起来,必须要在拍卖市场上先树立一个价格标杆。“尽管一些精明的投资者不会尽信拍卖成交价格,但是他们或多或少会关注它的涨跌。当发现某个东西的价格一波波上涨时,你就大概能猜到,背后有庄家或大户在发力,这跟股市是一个道理。”老罗认为,无论是真成交、假成交,起码证明大资金在关注这一领域,那么在一定时期内,散户也可以尝试去跟着大资金投机一把。“面对这些资源型藏品,如果能与产地的那些囤货大户联手,再说服一些资金实力雄厚的老板投资当庄家,把货源垄断起来就好操作了,盘子也不会很大。”

  “艺术的妥协、资本的胜利。”两个多月以前,当曾梵志的作品创下1.8亿港元的当代艺术新纪录时,有业内人士如此点评道。谈到资本,就不得不提及企业、机构和融资等关键词。据2013年底发布的一份《中国机构收藏调查报告》显示,近一年以来,国内的企业收藏资金增幅较大,全年大约在450亿元左右,而企业藏家购买力占整个艺术品市场的60%以上,收藏已经成为一些企业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,有的投资回报率甚至高于其主业。这其中,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就是前不久大连万达以1.72亿元的天价拍得毕加索名作《两个小孩》。

  更多的机构和个人则采取基金、信托、私募等多种方式介入艺术品市场,而制造和利用某些天价拍品则成为他们的重要融资手段。如2010年轰动一时的《砥柱铭》事件,买家拍下后便迅速把它金融化了。当年9月29日,雅盈堂以该作品为质押物,联合信托公司发起设立了“雅盈堂艺术品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,募集了4.5亿元,用于艺术品投资。但拍出天价的《砥柱铭》不仅真伪存疑,业界对其成交价也有疑问,有业内人士指出,这款产品的实质为艺术品质押融资理财产品。尽管艺术品信托的合约中应明文规定资金流向,但在实际操作中,如果融资方、信托公司和资金托管银行联合做手脚,那么投资方向很可能转向房地产或挪作他用,成为变相圈钱。“这种运作模式是:高价拍卖得艺术品—抵押拍品发行信托—以信托资金支付货款。”而融资型艺术品信托的资金流向是可以由投资顾问自主决定的,有的人通过“假拍”或“拍假”把艺术品价格炒高后设法融资,可谓空手套白狼。炒作双方会事先设定好固定的佣金,不管东西最后拍到多高,佣金只需要给一点就可以了。而拍卖行一般根据成交情况自行报税,并不会体现某件具体拍品的税额,因此单凭缴税情况也无法对是否假拍下定论。“我去拍卖会从不盲目追高,只买自己喜欢且认为值得的东西。”收藏爱好者劲松坦言看不惯这股炒作之风,认为过于注重投机的市场甚至将许多原本踏踏实实创作的艺术家“带沟里”去了。“许多作者开始迎合市场,甚至完全受制于经纪人机构,毫无学术立场。”

  据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发布的《2013:中国金融不良资产市场调查报告》相关数据显示,2013年信托存量业务出现问题的趋势小幅增加,最容易出现问题的项目集中在煤矿、艺术品和房地产三大领域。“投资期限过短、艺术品交易成本过高及真假等问题都加剧了艺术品信托的风险。”

  数十亿元到期资金如何兑付?“某些公司会选择提前清算避险,或发新产品还旧产品,给融资方延期还款的机会。实在不行,机构还会自行掏钱兜底,或通过拍卖和私下交易等多种方式退出。此外,信托公司往往与另一家专业的艺术品投资顾问公司合作,分担一些风险。”一位分析师表示,这种“刚性”兑付也不是长久之计,所以越来越多的机构开始转向私募或将产品的运作期拉长至5到6年。

  那么,如何使产品在运作期间尽快增值?通过拍卖等形式曝光和炒作是少不了的。就在去年年底“双十二”大促期间,淘宝拍卖推出了一场名为“跟着大佬去买画”的专场,12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以可在拍卖成交一年之后原价回购的“保值回购”噱头登场亮相。而记者在用益信托网搜索发现,山东信托于2013年5月15日发行的“鼎鑫5号(天仁合艺)艺术品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”的投资顾问方天仁合艺正是此次拍卖的合作方。根据信息披露,该信托产品投资的当代艺术家绝大多数都是该专场上出现的作者。不过,该专场最终成交情况差强人意,直到拍卖结束,单幅作品出价最多的才十余次,有的甚至无人问津。再点开网络详细页面则可以看到竞拍人的ID重复率很高,有托儿的嫌疑,叫价也不高。

  {!{list[state.cursor].imgtitletitle}}

  鍒嗕韩鍒?/div

  class=icon-renren data-share=renren title=renren

  浜轰汉缃?/a

  class=icon-youdao data-share=youdao title=youdao